行业资讯
协会动态
京童快讯北京孕婴童用品行业协会编...
为牟利打造“网红儿童”?国家网信办将重点整治MCN机构!
 
日前,国家网信办发布,2022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十个重点任务,MCN机构成为重点整治对象。
 
年仅3岁的孩子被父母喂到70斤,5岁的小女孩面对镜头向大家介绍如何化妆……稚嫩的孩童做着与年龄不符的动作,部分“晒娃”逐渐畸形化。而在这背后或存在“利益链”,不少爆火账号签约MCN公司。对此,专家表示,为了牟利“啃小”,实则是“坑娃”。
 
3岁女孩被父母喂到70斤
 
在某社交视频网站,佩琪妈妈为她注册了一个账号,虽然粉丝只有5157个,但某单条视频的播放量最高达到55.6w。
 
佩琪的父母在网上发布了她玩耍、吃东西的视频后,不少粉丝留言说:宝宝好可爱,看她吃东西很有食欲!
 
佩琪最早的一条视频发布于2018年10月19日,当时她才一岁半。当时的佩琪圆滚滚粉嘟嘟,很是可爱。
 
 
 
但等到2020年5月,三岁的佩琪再出现在镜头里时,体重已经达到了70斤。就算是这样,其父母却仍然不断为其加餐。甚至佩琪爸妈还在体重猛涨时兴奋的向粉丝宣布:“马上突破100斤!”
 
“小宝宝”“食量惊人”“几秒吃完”等猎奇标签吸引了许多粉丝,佩琪吃的东西也越来越离谱:汉堡、炸鸡、可乐、泡面……
 
 
此时,已经有一些网友看不下去了,建议佩琪注意膳食均衡。但佩琪的爸妈视若无睹,继续让孩子吃烤肉、烤串、烤肠。
 
视频中,佩琪稚嫩的声音一直在央求父母,一直说着“别弄了别弄了”,很显然,佩琪也根本不愿意吃这么多……但是孩子的妈妈却依然再次把空盘子加满。长期的暴饮暴食,导致3岁的佩琪连走路都不稳,感觉下一秒就会摔倒。
 
 
6岁男孩蒙眼走钢丝
 
在3米多高的钢丝绳上,除了一个十分普通的安全帽,望望身上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但尽管如此,望望依然伸出脚摸索着前面的“路”,嘴里还喊着父亲教了无数遍的口号。
 
而父亲张禹蹲在一边,拿着手机实时直播着望望的表演,这是父子俩每天都要做的事,父亲将这些花样表演称之为“实用型技术”。
 
而类似的训练场,父亲为望望准备了很多,其中还有一个12米高的天然训练场,望望就曾在这里发生过意外,摔伤了肋骨,还有一次磕掉了门牙。更令人感到害怕的训练是在40米高的高架桥上,父亲仅仅用一根安全绳拴住望望来训练,而父亲张禹却称这是训练勇气和胆量。
 
望望幼儿园老师周丽曾劝解张禹:“现在这么多人骂你,对你对孩子都不好。”张禹却说:“我不在意网上怎么骂我,骂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只在意点击率。”
 
他还将望望一口气喝下两瓶啤酒的视频上传到网络,在新闻播出后还转发留言称:社会不需要才艺,只需要争议,能不能上热门就靠老铁了。
 
稚嫩的脸庞,成人的模样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当6岁的女儿提出“想要美妆套装,化优雅熟女妆”时,山西太原市居民秦女士十分意外。一番询问过后,秦女士发现,在幼儿园中,少儿美妆博主颇受欢迎。小朋友争相购买少儿“网红”推荐的美妆产品,带着口红、眼影等一起玩耍,还有的热衷模仿,拍摄“美美的”美妆视频。
 
记者搜索发现,在众多社交媒体平台上,少儿化妆的图文视频不在少数,有的发布在少儿美妆博主的主页上,还有的在成人博主的主页中穿插发布。
 
“刚过完5岁生日,化个纯欲蜜桃妆”“精致女孩都应该用,我都用了8瓶了”……短视频中,香甜音乐背景下,身穿露肩装的少儿“网红”卷出成熟的发型,娴熟地化上一层层粉底和眼影,对着镜头嘟嘴眨眼,用清脆的娃娃音熟练介绍化妆品,引导网友购买,俨然一副出入社交场合的大人模样。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多数少儿美妆博主实际上是由成年人策划制作内容交由少儿“网红”进行表演,以“吸睛”为目的,获取流量为商家做广告,进而赚取利益。
 
有家长观察到,为了推销产品,少儿美妆博主常说“幼儿园小朋友都在用”“快让妈妈给你购买吧”,对儿童激励作用明显,“一旦听到,转脸就让我购买产品”,或者跟同学比着买。
 
化妆、拍视频的动作会在儿童心中留下痕迹。一位网友留言道:“太爱模仿了,时常看到闺女对着手机偷偷化妆,嘴里说着美妆博主常说的话。”
 
童模被踹还被衣架打
 
父母辞职“打理”儿子事业
 
2019年,杭州一女童模妞妞在拍摄时被其母亲踢踹的视频引起广泛关注和网友愤慨。
 
妞妞妈踢妞妞真的是偶然事件吗?事情发酵后陆续爆出了更多妞妞被打的视频。
 
视频中,大人穿着厚棉袄,孩子却只穿着薄薄的裙子。妞妞妈吼着:“能不能打起精神啊?过来!过来!”然后手上的衣架就朝妞妞拍过去,发出很大的响声。
 
在另一个视频里,画面外的大人让妞妞打个招呼,孩子先是不肯,大人的手伸进了镜头,像是要打她,孩子立马“笑”了出来,并熟练按照大人指示完成了一整套“转圈圈屁股扭一扭”的标准动作。
 
还有一些妞妞的秀衣服视频中,也莫名其妙出现一只拿着衣架的手,不禁让人怀疑妞妞妈平时是否就是用衣架威胁妞妞摆姿势?
 
之前看到一则采访,一名5岁的小童模,因为接单量大,父母双双辞职,全力打理儿子的“事业”。
 
 
做模特,是需要倒季节差的。冬天穿短袖,夏天穿棉袄,是行业基本素养。接受采访那天,记者问他,冬天拍照会冷吗?小男孩回答得很自然:不冷,习惯了。
 
 
这句习惯里,包含了太多小小年纪,不该承受的苦涩。可以想象平日里,他的父母都在潜移默化地传达什么?妞妞也在采访中坦白自己并不喜欢拍照。
 
部分“晒娃”畸形化
 
某短视频平台上,有个主打“戏精萌娃”的账号,视频内容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的对话,在平台上拥有200多万粉丝。在该账号的视频缩略图中,诸如“像极了和女朋友吵架”“霸道小总裁”“女生的心思你别猜”“有钱人的痛苦”等词并不少见。
 
而在另一个短视频平台中,一名4岁和2岁的女宝宝,吸引了3700多万网友的关注。该视频账号以两姐妹为主要出镜者,展现“萌娃坑爹”及母女斗智斗勇的搞笑日常。在留言区,不少网友表示“宝贝太可爱了”“小表情到位,太喜欢这孩子了”。
 
在一些直播、短视频平台上,类似这样的“网红儿童”账号不少,粉丝从几万到上千万不等。其中,大多以记录孩子的日常生活为主。但随着同质内容的增多,不少账号开始“另辟蹊径”,出现了吃播、美妆穿搭、演绎剧情段子等模式,甚至一些家长故意给宝宝喂有刺激性味道的食物,拍摄宝宝表情取悦观众,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部分“晒娃”逐渐畸形化。
 
“啃小”危害大,实则是“坑娃”
 
孩子在家里捣乱,母亲无奈地表示:“这一个假期可咋整?”父亲随后念出了某品牌电视的广告词,回应道:“有了这个,她就消停了。”
 
类似广告大量存在于“网红儿童”账号中,成为这类账号实现流量变现的主要方式。翻开这些账号主页,大多可以看到“好物推荐”“直播动态”“找我官方合作”的标识。有运营儿童短视频账号的家长表示,靠娃就能月入15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网红儿童”爆火的背后,可能存在一条“利益链”。一部分亲子账号前期确实是单纯分享日常生活,在突然爆火获得流量后,便会有机构主动与其签约,而签约之后又能获得更多的商务机会,这也导致一些父母利用孩子打造账号,当作生意经营。记者也在某短视频数据分析平台上看到,不少爆火的账号都已签约MCN。
 
专家表示,为了牟利“啃小”,实则是“坑娃”。一方面,把孩子推到镜头前,按照脚本“卖萌”,过度透支他们的体力精力,过度暴露隐私,极易造成心理焦虑。另一方面,孩子过早借直播短视频等参与商业活动也会造成价值观扭曲,形成功利思维和浮躁心态。
 
严禁MCN机构为牟利
 
打造“网红儿童”
 
日前,整治MCN机构信息内容乱象,被列为国家网信办2022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十个重点任务之一。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网信办网络综合治理局局长张拥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严厉批评MCN机构造舆论、蹭热点、为牟利打造“网红儿童”等乱象,他同时透露,国家网信办在调研基础上,正在研究制定MCN机构信息内容管理规范,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将发布施行。
 
很多人对MCN机构并不太了解。张拥军介绍说,MCN机构是为网红和所谓自媒体提供内容策划制作、宣传推广、粉丝管理、签约代理等服务的各类机构总称。MCN机构在互联网信息内容服务领域,业务类型广,动员能力强,社会影响大。国家网信办2021年曾进行过调研摸底,据初步统计,几家头部的网站平台,拥有1000万以上粉丝的账号,大约有40%都是由MCN机构签约的。
 
“其中以一个重点平台为例,这个平台入驻的MCN机构旗下账号超过30万个,年均生产信息超过3300万条。”张拥军举例后指出,“可以说MCN机构对信息内容业务活动影响巨大,它的活动是否规范,直接影响了互联网信息呈现的健康与否,也直接关系到网络生态状况。”
 
他说,从目前的情况看,网络乱象固然和网站平台的管理有关,其实跟MCN机构也有很大关联度。MCN机构甚至是一些乱象的始作俑者。有的MCN机构为骗取流量,频繁在网上制造一些舆论话题,蹭炒热点事件,煽动网民对立,破坏网络秩序;有的MCN机构制作软色情信息,炒作娱乐八卦,发布低俗庸俗媚俗的信息;有的MCN机构操纵旗下账号,在知识科普、学术研究、历史文化、国际关系等领域联动发布含有错误价值导向的信息内容,干扰视听,误导民众。
 
张拥军强调,开展MCN机构信息内容乱象整治,就是要规范MCN机构与信息内容有关的业务活动,治理的总体思路是实现平台管理、政府监管和社会监督的有机结合。
 
加强平台管理。督促网站平台建立MCN机构分级管理制度,通过平台MCN机构入驻协议,明确MCN机构信息内容业务活动的标准和责任,加强日常监管,强化违规处置。
 
加强政府监管。进一步明确标准,划出红线,严禁MCN机构造舆论、蹭热点,严禁MCN机构为牟利打造“网红儿童”,严禁MCN机构操控旗下账号虚构关注度、浏览量、评价评分,严禁MCN机构批量发布同质化内容,歪曲事实真相、误导公众等。
 
加强社会监督。要求平台加强信息披露,以适当方式公布入驻MCN机构及旗下账号的名单,在账号信息页面展示该账号所属MCN机构名称,建立专门针对平台入住MCN机构的举报受理渠道,全方位接受网民的监督。
 
“当然,对MCN机构的规范并不是说要‘一棒子打死’,更希望MCN机构合法规范运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堂堂正正才有未来!”张拥军表示。
 
来源: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报客户端、中国青年网、新华网、文汇网、微博@财经网、@用武之地、@新京报我们视频
 
原标题:《为牟利打造“网红儿童”?国家网信办将重点整治MCN机构!》
 
免责声明:凡注明 来源:XXXX(非北京孕婴童用品行业协会)的图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转载旨在分享交流,并不代表赞同文中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仅供读者参考,不用作商业用途。若侵权,版权等问题,烦告知及联系电话:15001008152,将马上安排删除。
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管理   孕婴童,婴童,婴童产业、母婴用品、童装加盟,儿童用品,婴幼儿用品,童车童床,孕婴童食品保健品
北京孕婴童用品行业协会版权所有 ICP 证号:京 ICP 备 13004957号-1 电话:13522016705 15001008152 邮箱:jinzhu@yyxhorg